第81章 刀,江湖

无边落木萧萧下。

江中月色猩红,血水翻滚。

叶岁安被七大妖将围攻,险象环生。

杨建数次起身。

但都因力竭,倒在舟上无法动弹。

轰!

众妖将凌厉杀招接连打出。

叶岁安被逼得踏水后退。

莽雀吞龙气稀薄,如风中残烛一般。

“没有奇迹,也没有意外。”

鳄首妖将长鳄吻上,鼻间白色粗气喷出。

它看着眼前青年,眼里划过残忍。

“人族天骄?”

“如果你不来,将来必定成为我族心腹大患。”

它声音嘶哑,妖气翻滚:

“但今日过后,这长南江便是你的埋骨地。”

其余六位妖将沉默不语。

眸中皆是闪烁浓郁杀意。

叶岁安神情依旧淡然。

他回首看了眼两岸。

自从江面中心成为战场。

两岸妖魔便逐渐停手退开。

它们也清楚。

哪些存在,能决定这场战争的胜负。

人族残兵互相搀扶,站在江边。

“你一人的价值,便比过这数万兵马。”

“可惜,你太蠢了。”

长着章鱼头的妖将,触手激动的到处飞舞。

它阴阳怪气地嘲讽:

“你是想用自己的命,去换他们的命?”

“蠢,蠢不可及!”

说完,它舔了舔嘴唇,怪笑说道:

“不过,我就喜欢这么蠢的你。”

叶岁安抿着唇,内气弹出,推动小舟顺水而下。

“走吧。”

他淡淡声音,在两岸响起:

“那些废物守不住三岔河,你们要是还能动,就去追杀上岸的妖魔。”

杨建望着江面中心逐渐变小的身影。

歇斯底里地怒吼一声。

七只妖将好整以暇。

鳄首妖将摸了摸自己长满疙瘩的脑袋。:

“杨老头,让你先走一步。”

“半个时辰后,我再来取你人头。”

它们毫不在意。

仅凭叶岁安一人,能挡它们多久?

先给他们一些希望。

随后,再用他们的绝望作为蘸料,就着血肉吃下。

味道会有多么美妙呢?

想到这里,鳄首妖将忍不住激动地浑身打摆。

随着残兵败将,逐渐退守落水隘与三岔河。

偌大江面,仅有一道身影。

他拦在成千上万的妖魔前。

江水依旧猩红,尸骸在水中沉浮,被冲入下游。

一阵夜风,将几片枯黄落叶吹到江水中央。

叶岁安伸出白皙手掌,接住如黄蝶般的枯叶。

在这瞬间,七大妖将猛地杀向叶岁安!

它们面目狰狞,内气沸腾!

此轮围杀,这人族天骄,必死无疑!

“握住了落叶,并非握住了整个秋天。”

叶岁安松开手,枯黄落叶被卷入血色江水。

“但握住刀,就握住了整个江湖。”

他身影刹那消失。

长刀如月,劈落鳄首妖将肩膀。

鳄首妖将也不躲。

任由刀刃破开自己肩膀。

肌肉耸动,死死夹住刀身。

长着锋锐尖指的手掌,探向叶岁安腹部。

它本以为叶岁安会舍刀后退。

虽说这也没什么用。

因为其余六位妖将,已然杀到他背后。

面目狰狞,等着取这人族天骄的性命。

但出乎鳄首妖将预料。

叶岁安没躲。

指尖像抓住坚硬的岩石。

略微受阻后,爪子抓穿青年腹部。

还不松刀?

他难道不痛的吗?

鳄首妖将心中骇然!

痛!

当然痛!

血肉被撕扯的剧痛。

让叶岁安脸颊肌肉,不受控制地跳动。

可他的表情,冷漠得让鳄首妖将心神颤抖!

“换命?”

如死神般的低喃,在鳄首妖将耳边响起。

“只是他们不在,我好全力出手而已。”

什么意思?

鳄首妖将茫然抬头。

对上叶岁安眸子中翻滚的莽雀。

嗤!

白皙手掌,覆盖清月般的刀意。

捅穿鳄首妖将胸口。

莽雀吞龙气如百川水流,涌入它体内。

“你疯了?”

回过神,鳄首妖将抽出刺穿叶岁安腹部的手。

带出一块块血肉。

它的神情慌张无比!

这人是想拉着自己一起死!

杨建燃尽一切的全力一击。

在它看来,就像虫子聒噪跳起。

可眼前这青年武夫。

他真的能把自己一并拉落地狱的啊!

其余妖将纷纷出手。

数道内气轰在叶岁安脊背。

磨去血肉,露出惨白肋骨。

“撒手!”

鳄首妖将惊恐大吼,捏着拳头锤在叶岁安胸口。

咚咚闷响如雷鸣。

但发丝飞舞间。

它对上那双,毫无情绪的深黑眸子。

惊惧,如爬山虎,萦绕而上。

吓得它失态怒吼:

“滚开!”

“滚开!”

“滚啊!”

轰!

又是几道内气轰落。

惨白骨骼上多出道道裂缝。

巨力将他与鳄首妖将一起打飞。

然而哪怕这样。

叶岁安的手都没有松开。

内气如熔浆般灌入鳄首妖将体内。

疯狂消磨它的生机!

“不!”

“不要!”

死亡如浪潮,渐渐淹没鳄首妖将。

这疯子!

他真的打算,拉着自己一起死!

鳄首妖将使出浑身解数。

可即使把叶岁安胸口,捶打得一片血肉模糊。

他仍旧没有松手。

“你……”

莽雀吞龙气,将它内脏烧得如焦炭。

鳄首妖将的生机,如冰雪逐渐散去。

悔意逐渐涌上它心头。

早知道会被这疯子一起带走。

自己就不出手偷袭了。

或许,这样就不会被这疯子盯上。

“放开它!”

“你这杂种!”

身后六只妖将亦怒吼出手。

它们没料到,叶岁安决心竟然如此坚定!

连尝试脱身,都没有试一试。

就是要拉着一位妖将一起死。

甚至,它们心底深处还涌现出丝许庆幸!

幸好,被盯上的不是它们。

轰!

数道内气,在叶岁安身上轰出几个前后透亮的洞。

隐约间,还能见到跳动的内脏。

毫无生机的鳄首妖将,现出巨大妖身。

像一截数丈长的木头,漂浮在江面上。

无论是六大妖将;

还是那些寻常妖魔。

见到生机微不可察的青年,艰难地在妖鳄尸体上爬起,伸手擦去嘴角血迹时。

它们尽皆察觉到,自己的身躯和灵魂都在发麻!

如今,那人族天骄,就像从地狱走出的恶鬼!

朝着众妖魔索命!

“他已经力竭了,我们一起出手,将他斩掉!”

章鱼妖将挥舞触手,声音嘶哑。

其余五位妖将,相继鼓动内气。

脸上神情,却不如之前那般满是戏谑。

反而被凝重与阴沉,取而代之。

它们八大妖将一起出手,本应势如破竹。

但如今已至寅时。

妖魔大军却还未踏过此处。

这都是因为一个人。

那个在它们眼里已经是个死人,却又让他们心惊胆颤的人!

“去死吧!”

章鱼妖将怒吼。

墨黑内气化作漫天巨大触手,朝着那残破身影砸去!

叶岁安感受着体内生机流逝。

他抬眸,望着漫天飞舞的内气触手。

话音十分虚弱,却又极其坚定:

“炼化。”

内气收缩,将一团妖魔精血拖入他手中。

嗤!

精血融化成液体,汩汩地淌入他体内。

【境界:内气六境(5150\u002F6000)】

+2000!

推荐阅读:

消失的画中人 木系只配辅助?我直接顶上化佛! 全职法师:无敌之路 娇妻孕吐,禁欲傅爷抱在怀里哄 帝麟天龙幻馨 魔界妖女?本仙帝娶的就是妖女! 人间久别番外 薄情世子动心后 许你年年岁岁好 罗天 重生2005:回到大学时代 负刀江湖行 西游,开局神话法,你却当曹贼 吾兄冠军侯霍光霍仲孺 快穿恶毒女,抱紧女主大腿成团宠 和高岭之花共梦后,他竟然? 人在洪荒,正在奋斗 天后大牌:BOSS溺宠小邪妻 极性整合游戏:开局恋上血族萝莉何谓怜慕 我是九天神帝 我的美艳女上司 北派盗墓笔记云峰 [火影]不要随便抽卡 贵府嫡女 陈乐凌珏干饭十六 重生后,我揣孕肚转嫁反派炸王府 [红楼]小鞋匠的奇妙之旅 婚纱追星网暴我?京城世家齐出手指上弹冰 开局无敌,吾乃不朽大帝 从1997开始当天王 懒癌治愈法则 吞噬与狩猎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